有没有欧洲杯

一个“熬”字,道尽了中国球迷的苦逼。

白天上班、踢球;晚上泡吧、看球,熬了11天,长沙一位26岁的小伙子,从此长睡不醒,铸成悲剧。

刷微博瞅见这条消息时,我刚熬红了眼目送葡萄牙干掉捷克。当然,论熬夜的级别,我远不及这位小兄弟,可近在咫尺的体育部同仁莫不如是——白天连轴转忙活特刊“足尖上的欧洲”,夜里仰赖啤酒、咖啡、烧烤等一切重口味熬了十来天,想来不免有些忧虑。

悲剧发生,有网友说,“真的勇士敢于直面死亡的危险”;还有网友说,“球迷对自己就得狠点!”扯淡!这说的是人话么?虽说死有重于泰山,有轻于鸿毛,但像这种非正常的生命终止,对任何人来说都该痛惜和警醒。

我承认,我是个不折不扣的球盲,但也深谙中国球迷对世界级足球大赛的痴狂。这其中,不单单只是个人兴趣,还有某种恨铁不成钢的寄望。所以一场又一场现场直播,更像一次又一次视频教学,身为足球痴狂者,你就不想立马演练一把C罗的鱼跃冲顶绝杀技?还有巴洛特利凌空勾射的神来之笔?

于是乎,夜学昼练,终于体力透支。一份数据显示,2006年世界杯50多位死亡球迷中,中国就占去11席。一个没有球队参赛的国家,却成了看球猝死大国,专家把原因归咎为“世界杯综合症”,时差成了祸首。

不知,不管怎样,长沙小伙不用再倒时差熬夜了。今天是中国传统的端午节,老少齐聚吃粽子时,如果你的男人也爱球如命,不妨再啰嗦一句,“熬夜看球会伤身,还会要命”。